電影名稱:The Last Station(為愛起程)

The Last Station 

年份:2009
國家:the UK、Rossia、Germany
導演:Michael Hoffman
演員:Christopher Plummer、Helen Mirren、James McAvoy、Paul Giamatti 

 

◎摘要

這部電影的故事場景是Tolstoy的晚年。Tolstoy與老婆Sofya結縭48年,到Sofya一直無法理解Tolstoy竟然要把著作版權全部放棄,留給世人。Sofya非常討厭圍在他老公身邊的托爾斯泰主義者,覺得他們根本不懂Tolstoy想表達的,而只有Sofya一個人真正懂得。事實上,Sofya真的是Tolstoy的知己老伴,兩人雖然鬥嘴吵架,理念不合,但是彼此都深深愛著對方。其實,故事軸真的很簡單,但是我覺得含意很深刻,所以請看以下心得囉

 

◎心得

一開始,我們看見,Tolstoy被捧得像聖人一般,影片中所有的人都非常崇拜及願意追隨他的理念。Valentine就是在這樣的狂熱中,經由Chertkov的介紹,應徵當Tolstoy的秘書。他服從所謂的托爾斯泰主義,禁慾、反對私有財產制等。但是一進到Tolstoy的家中,他馬上就發現有另一個非常不一樣的人物,就是Sofya,身為Tolstoy的老婆,她根本不買他們那套,她把家裡佈置得相當有品味,因為她是一個countess。Tolstoy在這方面也不能諒解Sofya,不懂她為何不能與世人分享財富。 

the last station 

當我們以為他們兩人根本感情不合睦,接下來,在一場茶會中,大家都對擴音器中發出Tolstoy的聲音而興奮驚訝不已,Tolstoy卻悶悶地走開嘆氣,這時,Sofya放了一首音樂,Tolstoy開心地轉頭過來,說much better,展露笑意,看來,最懂Tolstoy的,還是Sofya。在眾人面前被膜拜的偶像,在結縭多年的糟糠之妻面前,還是一個單純的老孩子,對於Sofya而言,Tolstoy就是Tolstoy,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最重要的人、不過就是她平凡又平常、如空氣般存在、讓她感到舒服卻又不可或缺的伴侶,不是眾人眼中多麼崇高偉大的偉人

而當Valentine更接近Tolstoy的生活時,他發現與他想像的有差別。甚至在散步時,Tolstoy還嘲笑自己說,自己根本也是不合格的托爾斯泰主義者。而當Tolstoy談到自己年輕時喜歡的女孩子時,Valentine覺得不可思議,他還是處男一個。此時,在這裡,Valentine遇見Masha,一個教師,也是信奉托爾斯泰而到這裡工作。但是Masha的想法,和Chertkov很不同,她覺得Chertkov是一個偽君子。如同Valentine和Sofya談話時,Sofya不屑地批評Chertkov:What do they know about love?

 

What do they know about love

我覺得這是這部戲中想要強調與表達的,並不是托爾斯泰的作品與意念多偉大,而是,托爾斯泰作品中的真諦,都是從「愛」來的。Masha和Valentine發展愛情關係後,Valentine才更加瞭解Sofya和Tolstoy的關係,及所謂,托爾斯泰想帶給全人類的福祉。而當Masha受不了了,她決定要離開這裡,因為她當初所渴望看到的,這裡都無法帶給她,她說,當初讀到托爾斯泰的懺悔錄時,她被深深地感動,那些「愛」與「自由」讓她深受吸引。但是由Chertkov掌握的這裡,沒有愛沒有自由。Masha要Valentine跟她走,但是Valentine說I can't。Masha失落傷心地要走時,Valentine心急地告訴她please I can't;Masha,I need you。Masha只是看著她,說:I Know you do。需要又怎麼樣?Valentine沒有勇氣去實踐,只能待在原地告訴Masha他需要她,乞求她不要走。而Masha也懂Valentine,可能有點可憐Valentine,只是說:我懂你(我懂你無法這麼做)。


the last station

而看看Chertkov和Sofya,他們兩個都深愛著Tolstoy。他們兩個都有自己的堅持,但彼此水火不容。為了發揚Tolstoy的理想,Chertkov就跟許多激進的革命者般馬不停蹄地工作宣傳,但是,當我們為著一個理想在前進時,是否會太於忙碌而忘記省視自己是否還走在對的道路?像Valentine最後跟Chertkov說的:你塑造出的托爾斯泰形象,只是越來越像你自己,而不是托爾斯泰本人。人如果為了一個目標太執著,執著自己一定是對的,就會變得很可怕、不理性。有很多制度與想法一開始都很好,像是社會主義,但是後來被人操弄,導致一些非理性甚至太太過激進的運動,以至於最後許多無辜的人民反而成為制度下的犧牲者。所以什麼事真的都要採老祖宗說的「中庸之道」阿!這種「中庸之道」,讓人不會太過傲滿,隨時能夠省視自己。

 

Sofya和Tolstoy的感情之深刻,兩人都能讀懂對方的心,也能夠瞭解並體諒對方。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還是Sofya反覆抄寫好幾次才送交出版商付梓的,而Tolstoy也會和Sofya討論小說情節要如何如何發展。誰能比Sofya,這個枕邊人,更懂Tolstoy的心呢?即便他們在思一有財產與作品版權上的意見不相同,他們也都能體諒彼此。即便Chertkov不斷地在Tolstoy身旁,說Sofya是個瘋女人、會腐化Tolstoy的心,Tolstoy也會為Sofya辯護:她只不過是為了她的家庭好罷了。 

the last station 

最後,Tolstoy病重,Sofya終於得到Chertkov允許探望Tolstoy時,她看著昏迷不醒也不能語的Tolstoy說:You don't speak,but I hear you。接下來,Sofya自己扮演兩個人說話,一問一答,她懂,她知道Tolstoy想說什麼。這就是愛的默契,只有兩個人互相懂得,這種愛,可以互相包容與體諒,可以在吵完架後馬上就知道怎麼讓對方笑開懷,也是那種緊密到,無法讓任何人滲透與離間的愛情。

P.S. 我強烈懷疑中文翻譯的「起程」應該是「啟程」吧!中文詞彙中「啟程」才是正確用法吧!

創作者介紹

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s

小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Miranda
  • "當我們為著一個理想在前進時,是否會太於忙碌而忘記省視自己是否還走在對的道路?"簡直就是這說我
  • Miran 加油!
    其實,我也是,很多人都是,
    不過我覺得我們都是屬於有在調整的人...

    小米 於 2010/07/07 21:35 回覆

  • Joan
  • 如果不小心就沒在調整怎麼辦? 是否能一笑置之?
  • 你想一笑置之?

    我不知道耶 不過笑一笑比較開心吧

    小米 於 2010/07/07 21:34 回覆

  • luketsu
  • You don't speak,but I hear you。這句話很簡單,很感人,我都差點哭了。

    啟程跟起程在中文中是一樣的意思,在早期著作中其實起程出現的機率比較高
  • 說這段話時真的很感人。

    中文真的很奧妙,可是我還是比較喜歡啟程~(純粹因為字型偏好XD)

    小米 於 2010/08/06 11:47 回覆

  • Luke
  • 我想到李安的Taking Woodstock,裡面最後老爸講的那句Because I love her也差點讓我哭。最簡單的話裡頭卻能包含最深層的情緒

    你選的配樂很棒,一般有配樂的網站我都沒法接受。我有個朋友是選風鈴聲,也蠻可愛的,偶爾會叮叮一下子那樣
  • 我沒有看過耶,筆記筆記在電影清單中。

    其實我常常換音樂,根據心情來換甚至一天換好幾首(有病似的)。
    聽到有人稱讚我的音樂,我會高興地尾巴都翹起來了;P

    小米 於 2010/08/11 10: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