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名稱:The Reader(為愛朗讀)

the reader  

年份:2008
國家:the US
導演:Stephen Daldry
演員:Ralph Fiennes、David Kross、Kate Winslet

 


文字與愛情中的救贖──「為愛朗讀」


麥克在情竇初開的年紀認識了漢娜,年少的他只是一個單純的大男孩,初嚐性愛的歡愉及戀愛的滋味,不懂任何事情都是需要背負著代價與責任,包括愛情。這段戀情中,漢娜顯得較為被動及沉穩,相對於麥克,她一直沒有將自己完全坦白,身體上裸露,但內心卻始終有著秘密無法揭開。麥克幾乎是近瘋狂的享受愛與性,在這段過程中,漢娜有沒有和麥克有相同的感受,我不能明白的確定,但是,這段感情中,對漢娜而言,最重要的莫過於麥克為她朗讀。在電影的前半段中,麥克與觀影者並不知道漢娜是一個文盲,我們只能感受到,漢娜這個女人很特別,文字之於她,似乎有神聖的魔力吸引著她、碰觸著她敏感的心,而這樣的女人也令麥克深深著迷。

the reader  

在教堂中,漢娜坐在空無一人的觀眾席上,看著台上的合唱團齊聲合唱著,歌頌對上帝的愛,金色的光輝映在漢娜的臉上,灑在她白色的衣服上,麥克走向她,漢娜一轉頭,那副情景剎時令人感動。凱特溫絲蕾所飾演的漢娜美的令人感動,眼淚是不斷湧出但是眉毛卻抽動著,配合著嘴巴微開嘴角上下的移動,似乎是想向麥克訴說出什麼,但是自己卻情不自禁的哭泣與微笑。隨著麥克的朗讀,開啟了漢娜人生的一扇窗戶,通往有文字的世界,在那個世界裡,她不再需要背負著自己是文盲的羞愧,能盡情享受文字所創造出的花花世界,那個非現實的綺麗世界。 電影的後半段,麥克已是法律系學生,去參加一場二次大戰時迫害猶太人的審判。在那裡,他見到了漢娜,麥克在旁觀望著等候審判的漢娜。

自二戰後,德國人對於二戰時迫害猶太人的納粹主義,存懷著恐懼甚至已成為他們的恥辱,所以他們從不停止反省,只要有太極右的思想在社會中剛萌芽,也一定會馬上被輿論撻伐而壓制。處理二戰時的戰犯,對德國人而言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他們面對的是他們的同胞,可能是他們的祖父母、父母、朋友或親戚,他們必須親手去懲處這些人的錯誤,為了拋開那段慘痛悲傷的記憶,為了讓德國這個國家能再度抬頭挺胸迎向新世界。但是,這樣的審判又存在在多少矛盾與不公呢?個人總是為了國家而犧牲,不論是在二戰時聽從上級指示的小兵,或是在戰爭結束時,還為著國家光明前途而被審判的罪犯,這樣子公開的審判像是一場作秀的戲碼,如果不是在那個時代生存的人,就不能理解那時候的德國人內心的掙扎,該是盡自己的責任完成工作,或是聽從自己的良心而高貴的和猶太人一起下地獄呢?

the reader  

漢娜是一個守衛,負責任的工作著,在這場審判之中,她似乎還是沒有意識到要替自己辯駁,只是很單純的陳述出自己的感覺及事實。但是,她卻被污陷,被其他當時一起工作的守衛陷害說那份下令把猶太人們關在教堂裡文件,是漢娜寫的。文件上的文字,漢娜一個也看不懂,她赤裸裸的被大家以鄙視的眼光看待,甚至於連文件上的文字的在恥笑著她。而也就是這個時候,麥可憶起過往的記憶,確認了漢娜其實是一個文盲而那份文件根本不可能是她擬的。麥克看見漢娜寧願被判重罪,也要掩蓋自己是文盲的事實,內心掙扎著到底要不要去為他昔日的愛人辯駁。後來,麥克選擇緘默,而漢娜被判處了無期徒刑。也因為當時的轉身,這段記憶永遠印在麥克的心中,一個很深很隱沒有圓滿的傷疤。因此,他需要救贖,他需要一個對自己的赦免,對於漢娜的虧欠他需要彌補、給自己一個理由,於是,他再度為漢娜朗讀。

麥克用文字去拾回對於漢娜感情的彌補,救贖在那段已逝去戀情中的自己;而漢娜,也藉由麥克的錄音帶,在獄中自學學會認字及寫字,從文盲的自卑中脫離。雙方在這段遙遠愛情記憶中的不完滿、不平等,終於在這時達到了一個平衡的終點。

導演在故事情節中,不斷的安排文字與情感的糾纏,不論是在漢娜與麥克的愛情中,或是後來的審判,文字的力量都是主軸。透過文字,做愛前閱讀的甜蜜、 漢娜被文件中字詞的謊言羞辱,到最後也因為文字,他們都被救贖了,從這段難以平復的愛情中走出。

 

小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