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名稱:經過(The Passage)

經過 

年份:2004 
國家:台灣
導演:鄭文堂
演員:桂綸鎂、戴立忍、田豐、蔭山征彥

 

◎心得

電影《經過》是由國立故宮博物院出資拍攝,第一部推上院線的作品。由博物館出資,當然是有原因的,電影的主題內容環環僅扣著故宮,期間也穿插與加強了不少故宮來台的歷史印象。仔細想想,這部電影的主題,搭配上一種歷史與藝術的感覺,實在很微妙。首先,一開場,由戴立忍飾演的東橫,在車站附近給了一個拉著二胡的盲人一些零錢,鏡頭就緩緩地照在盲人錢碗旁的牌子:人生缺憾,一碗承受。暗藏著接下來電影要揭示的題目:殘缺。

經過 

東橫打在電腦螢幕上的一行字:時間只是經過,剛好留在這裡。當初國民政府播遷,把北京故宮一大堆珍奇的藝術作品搬運來台,原本以為台灣只是暫時的住所,但卻從此定了下來。這是種缺憾吧!原本以為的,卻無法實現,只是停在那裡了。相對的,藝術品也是,藝術品的存在,本身保留了當時畫家的思想與其微妙的想像力及創作力,紀錄的即是一當下的時間,一旦作品完成,就像現在的相機喀嚓一聲,回憶就被定格,作品可成永恆、流傳後世

因為擁有歷史感,所以令人動容;因為歷史中蘊含了回憶,所以看見定格的時間,特別會令人駐足與想望。由蔭山征彥飾演的日本人島,在《經過》中扮演著如此的角色。神神秘密地來到故宮,極度盼望想看寒食帖的真跡,在電影最後才得知他是託負著爺爺的願望,想來台灣看看寒食帖。當初島的爺爺曾修復過寒食帖,而島從小就聽著爺爺說著蘇東坡與寒食帖的故事。爺爺逝世後,島從寒食帖中,憶起逝去的親人。

經過 

戴立忍飾演的東橫,因為有過一段不圓滿的戀情,所以相信人生事事有殘缺,這也使他對於人生漠然;「人生必有缺憾,老年時回想起來不過是一段回憶」,因為了解這句話,所以老了。靜暗戀著東橫,但是兩人個性大不同;靜為了能進山洞(藏著許多故宮寶物真跡的地方),不停地向上級拜託了兩年,終於完成了兒時的夢想,就如同她喊的:人都要有夢想的嘛!但是,這樣的女孩卻愛上了姐姐的前男友,但這個男人卻遲遲不回應她,對她也是冷冷淡淡。

經過 

在我看來,靜的角色與本電影的主題最不相關,而島的角色比較像是主角。說實在的,這部片子悶的很,而且畫質也不是很好。置入性行銷故宮很強烈,不過這也是要提醒台灣人,故宮真的是一個很寶貴的地方。有時候,因為習慣而麻木,反而要從外國人的眼中,才能體會到原來我們生活週遭是這麼的美,或是有多麼應該值得珍惜與呵護的文物藝術。



小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