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陳玉慧精選集
 

陳玉慧精選集 

 

◎基本資料

作者:陳玉慧/著
出版社:九歌
出版日期:2006年01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574442764

 

◎書摘文句

 

《書寫巴黎》

巴黎正像她的象徵艾菲爾鐵塔,是一個意義之城。她不像柏林無法逃避歷史苦痛與傷痕,也不像羅馬,蟲蟲覆蓋著古代的輝煌和毀敗,她更不像向時代尖端挑戰的紐約,或者敢於觸發禁忌既狂又狷的倫敦。她的渾沌與混亂是獨一無二的,她緊張而敏感,卻極端鎮定,而且並沒有多數亞洲城市所帶有那麼一點海市蜃樓的迷惑,巴黎像沒落的男爵寡婦,巴黎像瀕臨絕種的動物科。

巴黎是孤獨之城,巴黎是一個憂愁的城市。巴黎提供但巴黎也索取,巴黎裝模作樣,讓人疲乏,但巴黎也令人想念,無法拋棄。巴黎是一個會讓你在婚禮中哭出來的城市,是一個會讓你和心理醫生吵架的城市,是一個隔絕的城市,不同的移民各自擁有自己的重鎮,他們在街上建築鄉愁,把店蓋成他們想要的樣子,賣他們想賣的東西,他們在自己空間裡找回自己童年的夢想,他們在隔絕中建構幻想和人生,就像波特萊爾憂鬱的眼神,就像莫泊桑坐在艾菲爾鐵塔上喝咖啡,只有在巴黎鐵塔上,你才能把鐵塔忘掉,把巴黎忘掉。

但巴黎絕對令人難忘,巴黎就是巴黎,有時令人情不自禁,有時令人傷心欲絕,更有時令人欣喜若狂,血脈噴張,但很多時候,巴黎令人感到淡淡的悲哀,那是因為生活令人悲傷,而巴黎無情地向人顯示人們的各種面目及永恆真理。

 

《一九九八年旅行手札》

我是一個尋找意義的人,我對生活所有的事物都賦予一種意義性的標籤,要是找不到意義,我的生活便會團團轉,我也跟著團團轉,生活是如此空虛,我是如此空虛,只有意義才能安慰我。

在我不堅定的時候,我則有些自大。我以為我可以自己的想法活下去,我有一種近乎盲目的看法,不盡切實。我一點幽默感都沒有,活在孤獨的自我中,也許像一個朋友所形容:有暴君的性格傾向。但暴君擁有的是無比的激情,我其實卻沒有這樣的激情,沒有,我沒有。

我的盲目在於我對真實的信仰,我對真實不但信仰卻有一種近乎潔癖般的要求,我渴望真實像一些人渴望毒品,真實是什麼呢?是不是連我努力是著靠近真實也是一種假相?

 

《不再告訴你悲傷》

是不是每個人都有悲傷的時刻,我真的不知道。我很小的時候便知道了什麼是悲傷。我不能告訴別人,我才那麼小,沒有人會了解小孩子的悲傷。這麼多年了,那悲傷不是我的影子,是像白紙上塗的淺淺的藍,那藍褪了色。

一位舞蹈家說,她跳舞,因為她覺得悲傷;那悲傷裡有音樂,而她的舞蹈裡沒有人跳舞,也沒有悲傷。一個女人舉著手帕繞著圈子跑,一邊跑,一邊喊她累了,她累了。但她繼續跑。

我常一個人幻想這個場景,生命到了很老很老的時候,人們還是注意到我,他們問我:你是否還覺得悲傷?而我像一個孩子般笑了,我還想像那笑的模樣。

很多年來我在逃避我的悲傷,我甚至在悲傷的時候假裝我不是,我裝的那麼像,沒有人相信我是悲傷的,我也差點相信自己不是了,我差一點以為我可以永遠假裝下去。

 

《情感的名字》

你走後,空間便不斷地擴大,我墜入遙遠宇宙的盡頭。我們的關係已成為歷史,我把你的紙條塞入書中,那紙條上寫著你的姓名,我無法唸出聲,那是我的密碼,它將開啟我的靈魂。

事情也可能是這樣:只有虛構這一切,才能逃避毀滅。我總是在下午的時候特別慌張,我只能繼續虛構下去才能安靜,我需要無比的勇氣和想像力,否則就是一種喚醒自己的力量,我總是不夠清醒,如何從文字的魔障裡清醒過來?如果我清醒過來,你是否已經離開?我將如何繼續虛構你的存在?

有一種關係無法界限,它叫情感,它在生命中滋長,像雨後急速成長的竹子,它同時也在時間中逐漸褪去,像衣服上的顏色?天逐漸地黑,明天又是天明,你有可能改變你的思緒嗎?像變換你繫戴的領帶?幻想與真實的距離在哪裡?我已經開始書寫一個故事,故事裡的人物不情願活在他們的故事裡。

我問你,我將往哪裡去?情感的旅途在哪裡結束?如果我忠實我的欲望,現實是否一定會離我遠去?他是否一定是生活之謎,那麼故事會如何改寫?

 

《記憶阿,別背棄我而去》

無論殘酷或美好,你無法抹除記憶,無法像擦去玻璃上的霧那樣抹除。記憶有時躲在一個角落,有時難堪,有時欣然,有時出人意外,更有時,排山倒海,無所不在,時間之鏡就算鋪滿灰塵,一旦面對,便無所遁形。

但是,記憶是幸福的阿。記憶像一隻柔軟的手,輕輕地撫摸著你,記憶有著美好溫和的外表,記憶就像流動的窗外風景,就像某人身上的肥皂香味,就像一首悅耳動聽的歌,雖然,氣味逐漸消失,而那歌的旋律已難辨認,不復辨認,如白雲蒼狗,如過眼雲煙。

一隻鳥有沒有記憶呢?或一匹馬?或海豚?我常常混淆夢和事實,我的夢中景象出現在我的記憶中,正如我在夢中回憶著生活,我像個夢遊者,像使用過時地圖的遊客,尋找著以不復存在的路標,遠離於現實與想像之間,漂浮在記憶和遺忘的邊界。

因為記憶,否則遺忘,我寫下來。

記憶是開放的,像一個房間。像一個開著窗戶的圖書館,春風吹進來,月光照進來,回憶像一間房間,一個張大眼睛的房間,目想耳存,冥冥中有人不停地注視你,你的安靜或不安,你的憂鬱或狂喜,你的詛咒或喃喃自語,時間不停消失,不停消失,而房間依然存在,仍然注視離去的你。

記憶阿,別背棄我而去。下次我們相遇時,請別嘲笑我,也不要失望,我將記得你的名字,我將永遠記得,在孤獨的時刻,在神采飛揚的時刻,你總是提醒我,既便在最無奈的人生轉角處,你總是提醒我,記憶也需要一些勇氣和信心。而我但願,在任何時刻,當我面對你時,都不會靦腆或悔恨。

 

小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